• 25岁男儿一心想做美娇娘
  • 作者:来源:浏览次数:
  • 文章导读:

  •     【核心提示】他叫白岩,她叫白艳,其实他和她都是同一人,本是男儿身,却一心想成美娇娘。11月29日,白岩(白艳)将接受变性手术,圆一个期盼已久的“女人梦”。据介绍,目前省内变性人真正到公安部门改变身份的只有零星一两例。白岩愿意以最真实的面貌走进读者视线,他甚至同意记者见证他的整个变性过程,这在省内还是首例。
      
      走近白岩:渴望当个正常女生

      第一次见白岩时,他穿着米色灯心绒外套、蓝色牛仔裤、白色皮靴,戴着半框眼镜,眉毛修得细长,扎着马尾辫,与介绍人站在报社大厅里。

      “他人呢?”记者见和介绍人同行的是个姑娘,担心白岩临时变卦了。“这位小姐不就是嘛!”白白净净,一副年轻女孩打扮的白岩就这样骗过记者的眼睛。

      采访时,白岩显得有些窘促,十指交叉地坐在椅子上,笑时用手捂着嘴,一副女孩子的腼腆样。“介绍一下自己吧,”记者递给他一杯茶,“谢谢”,白岩的声音有点粗哑,像变声期男孩。也许和记者一样都是80年代的“小猴子”,同龄消除了大家的隔阂,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少年白岩:中专时偷吃雌激素

      白岩出生在丽水缙云一个小山村里,父亲务农,母亲是小学教师,他还有一个小他4岁的妹妹。6岁前,他由奶奶抚养:“那时候,我和正常小男孩没两样,调皮捣蛋,和妹妹抢吃的,常挨大人的打。6岁时,奶奶生病,妈妈把我接到身边。一直到上学,我开始觉得自己有变化。”上学后,白岩开始变得文静,男孩子下河摸鱼、上树捉鸟的活动,他都不参加,反倒是躲在房间看书。

      初中毕业后,白岩到丽水市工业学校念中专。“那年是1995年,我发育比别人晚,到了中专才出现青春期男孩生理变化”,白岩说,“长腋毛、唇毛变黑,我吓坏了,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那时候,不安的白岩开始从书上寻找答案,最后他发现自己应该是个女孩子。

      从那以后,白岩变忧郁了,在班里默默无语,成绩一落千丈,还开始偷吃雌激素:“我不想让肩膀变宽,皮肤变粗”。得知白岩的反常,中专班主任把事偷偷转告白岩母亲。“妈妈一听到消息急了,她到学校劝我,还和我谈了很多女人的痛苦,可这些根本不能打消我想做女人的念头。”
      
      女装白艳:住进大学女生宿舍

      中专毕业后,白岩在台州一家大企业做文员。1999年的一天,白岩在公司宿舍试穿女装,不小心被室友撞见,没几天,他就被公司开除了。他听说公司开除他是室友背后说他是同性恋、变态。他伤透心,回家和父亲提出要做变性手术,让自己成为彻底的女人。白岩的父亲只有一个儿子,怎么能容忍他的“歪念”。从此,无休止的家庭争吵开始……

      他瞒着家人,偷偷把身份证上的性别改成女性。2002年夏天,他考进大学,顺利地住进了女生宿舍。忘记了性别,白艳在大学的成绩出奇的好,考试总是班里第一名。2003年年底,白艳完成学业,走出校门。
      
      “女人梦”越来越强烈

      采访时间:11月22日晚上
      采访地点:网络QQ

      关于白艳的故事,采访从现实延续到虚拟网络。在QQ上,白艳调皮地抱起房东家的小狗,对着摄像头问:“可爱吧?”穿着格子睡衣的“她”,越发娇媚。

      采访继续。在杭州,“她”找到一家电脑公司,在里面做网络程序员。同事还没人知道白艳的过去,就连合租的女孩也不例外。“踏出校门后,我当初的‘女人梦’越来越强烈,我必须从内到外具备女人该有的东西。”白艳知道,梦想的实现只有选择变性手术。

      除了白艳的家人默许她现在的行为,白艳的身份在中专时代的同学中也已公开。“我穿着漂亮的裙子,出现在今年的同学会上,同学们都惊讶、惊艳。”小红是白岩在杭的同学。她表示,对于白岩性别取向转变,当年的同学都没什么非议,“她的心理是健康的,我们常见面,就像女性朋友一样聚会。”小红表示,手术对白岩而言,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她会一直支持她。

      目前,白艳在继续自考法律本科。她将来的职业理想是一名律师。
      
      性别将会是一种隐私

      采访时间:11月23日
      采访地点:医院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吴溯帆。浙江省内,零零星星有过变性手术。要实施变性手术手续很多,医院鉴定、家属证明、公安证明等。吴主任坦言,他与白岩沟通了两个月,发现他存在不逆转的易性癖,符合动变性手术的条件。白岩这例将是省人民医院首例,届时,医院的整形外科、泌尿科、肛肠科将打造白艳全新的“红颜”。

      一份资料显示:目前全国大约有40万人要求进行变性手术,已有1000余人做了变性手术。变性人已经形成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群体,甚至有科学研究者预测,在未来,性别将越来越淡化,性别将会是一种隐私。变性人群体正在走进社会的视野,他们的价值观和道德文化虽然有些边缘,但已到整个社会必须加以重视的地步。吴主任说,如果易性癖可逆转性,医院方面也不会轻而易举地给病人变性,“有这方面问题的病人,想动手术的,必须要谨慎,手术刀下去,是再也回不了头。”吴主任说。
      
      变性人的社会合法权益

      采访时间:11月23日
      采访地点:省公安厅

      我国在变性手术方面,至今还没有一部相关的法规和规定。除了弥补生理缺陷以外,公民有没有要求改变自身性别的法律权利,医疗单位有没有为满足当事人的意愿,而采取药物或手术方式改变当事人性别的法律权利?在我国,这些还都是一个法律空白。变性手术究竟应该包括哪些部分?医院应该承诺病人做哪些部分?什么样的手术才算是完整的变性手术?这些至今都没有法规的统一规定,甚至什么人可以做变性手术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根据《婚姻法》的规定,修订后的《婚姻登记条例》禁止同性之间结婚,但对于已做变性手术的变性人,只要公安部门确认其变性身份,并且更改了变性人户口本和身份证上的性别登记即可按更改后的性别办理结婚登记。

      记者从省公安厅了解到,目前关于变性人要改变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性别还是比较方便的。做完手术后,本人只要拿着大型医院的证明和自己的户籍证明就可以到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申请改换户口和身份证上的性别。但由于性别的改动涉及到身份证号码的改动,所以最后还须县(区)一级的公安机关批准。(文中“白岩”、“白艳”系化名)

     

  • 上一篇卿本佳人——写在白艳变性手术前 下一篇:少女被机器撕落头皮老乡用棒冰临时保鲜
    • 
    • 石杭燕
      主任医师
      shihy@prschina.com
      198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从事整形外科的...
    • 吴溯帆
      教授 主任医师
      博士
      sufanwu@hotmail.com
      职务/职称,教授 主任医师 医学博士。 浙江省首位留学...
    • 朱保
      副主任医师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唇腭裂学组委员,浙江省康复学会重...
    • 严晟
      副主任医师
      硕士
      yansheng@prschina.com
      整形外科医学硕士,浙江省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委员,中国医...
    • 曾海峰
      主治医师
      博士
      y-zhf@163.com
      整形外科学专业博士,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
    • 郭金才
      副主任医师
      硕士
      guojincai_01@163.com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分会毛发移植委员会委员;浙江省医学会医...
    • 孙燚
      副主任医师
      博士
      Sunny_shangrila@163.com
      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青年委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
    • 吴美华
      主管护师
      wumeihua_01@163.com
      在光子治疗方面有几千例的临床经验。其自行开发的“润肤参数...
    • 潘蕾
      主治医师
      硕士
      曾在浙医二院、 市一医院等多家医院整形外科从事临床及教研...
    • 冯微
      住院医师
      硕士
      2010年本科毕业于遵义医学院,2013年硕士毕业于中南...
    • 冯啸
      住院医师
      201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整形外科学专业。一直参与整...
    • 冀宇
      住院医师
      硕士
      医学硕士,毕业于苏州大学整形外科, 一直参与整形外科的临...
    • 赵烨
      住院医师
      硕士
      医学硕士,毕业于浙江中医药大学整形外科学专业,现为浙江省...
    • 来方远
      住院医师
      住院医师,现留学日本攻读博士学位。
    
    版权所有: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美容中心
    地址:中国 浙江 杭州市上塘路158号2号楼6楼整形美容中心
    预约热线:0571-85333333